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人妻  »  厨房干妈妈
厨房干妈妈
场景:厨房 后入式 妈妈因烧饭而不能反抗


  妈妈感受到了身后的逼近的危险,因为做菜无法转身,只能紧紧的併拢双腿。


  我将妈妈的半身裙撩至腰间,纤细的丝袜美腿笔直併拢,轻薄的透明裤袜下按照我的要求没有穿内裤。


  我一口气将短裤褪到脚边,把已经坚硬多时肉棒插入母亲因惊慌失措而紧紧併拢的丰润丝袜大腿之间,用力的向顶端钻研。


  纵然丝袜美腿紧紧併拢给肉棒施加压力,龟头还是突破了层层阻隔,隔着裤袜亲吻到了阴唇。我感受到了阴唇的触感,备受鼓舞的挺动起下体,一下、两下、三下……每一次的挺动都令肉棒更加深入,硕大的龟头逐渐挤开了阴唇,但还不足以插入禁忌的花径。


  妈妈忍耐着我肉棒坚持不懈的骚扰,乳头竟也被我双手揉捏起来,那手法完全不像是未经人事的小毛孩的手法,甚至比王飞还要熟练。在这上下夹击的攻势下,妈妈的阴道内竟不争气的开始慢慢变得湿热,细嫩的肉壁分泌出涓涓细流向阴唇流去,传达出準备好性交的信号。


  虽然隔着一层裤袜,但我那久经沙场的龟头灵敏的捕捉到了这一资讯,更加勇猛的驱动起肉棒发起进攻。结实的腹部撞得妈妈丰满的臀部啪啪作响,仿佛是已经开始了性交一般。


  感受到我兇猛的攻势,妈妈内心十分惊恐,不是约定好进行腿交吗。儿子的肉棒怎幺越顶越深,宛如野兽般疯狂的撞击着自己的丝袜美臀,难道是想插进阴道,可这是乱伦啊。


  凭着残存的理智,妈妈隐约的感觉,我经过这幺长时间的丝袜腿交,应该快要达到射精的顶点了。于是妈妈不顾胸前传来的酥麻刺激,集中全身力气夹紧一双丝袜美腿,企图给我的肉棒带来更大的摩擦力,令它突破最终防线前就缴械投降。


  妈妈心里清楚与我乱伦性交是不能接受的,但阴唇一下下被龟头顶动摩擦,却真真实实刺激着下体,令阴道分泌出更多的淫液,浸透了裤袜裆部,继续向下流去,与龟头分泌的前列腺液共同润滑着大腿根部的丝袜,令丝袜的摩擦阻力蕩然无存。


  感受到肉棒在丝袜大腿间的抽插越来越顺畅,自己阴道分泌的淫液越来越多,妈妈也越来越慌,怎幺办,这样下去儿子那硕大的龟头就要突破阴唇了,难道今天真的要被我侵犯,进行乱伦性交了吗?


  可是儿子的肉棒明显比一开始大了很多,龟头似乎也更烫了,应该是要射精了,这样看来还有一线生机。 就在这时,妈妈竟鬼使神差的想起了王飞在自己阴道内的一次次射精,那热烫的精液每一次都将自己送上高潮,身为同龄人的儿子,精液又会是怎样的呢,虽然肉棒还没有插入,但一会射精时会不会直接穿过湿透的裤袜裆部,射进自己的阴道呢。自己今天可是危险期,该不会怀孕吧……糟糕,都到了这样的紧要关头,自己脑子里在胡思乱想什幺。李若雪羞愧的自责,却不知潜意识里与儿子乱伦的淫念也将自己送上了高潮的边缘。


  我继续卖力的挺动着下体,每一次龟头向上顶起湿透的裤袜裆部,接触到妈妈的柔嫩阴唇,都感受到阴道内部传来的湿热气息。妈妈表面上抗拒,实际身体早就準备好了吧。可恶,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能把肉棒插入那禁忌花园,与妈妈进行畅快的乱伦性交。糟糕,这样想着,龟头跳了一下,差点射精出来。不行,我已经忍耐了那幺多天,就是为了这一刻,必须再忍耐一下,龟头已经能挤开阴唇,我一定把多日来积攒的浓稠精液射进妈妈的体内。


  这样的情况,仿佛变成了坚守矜持的丝袜美母与充满淫欲的巨根儿子之间的角力战,谁先到达高潮,就意味着另一方取得胜利。可就在这决胜时刻,我感觉自己快要顶不住了,也许今天无法得逞了。我有些失望的再次将肉棒顶了进去,打算在几下抽插之后就在丝袜腿缝间射精,却没有想到这无意的一顶,令胜利的天平倾向我这一边。


  原来这一下,龟头不偏不倚的顶到了阴核。「啊~」 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令妈妈发出了一声娇喘,上身僵硬的绷住,阴道内壁开始有节奏的收缩了起来。怎幺办,如果现在高潮后脱力,儿子的肉棒肯定会插入自己的阴道,之前的努力岂不是功亏一篑。不行,要坚持住。妈妈仍在负隅顽抗,却浑然不知自己的处境已被身后儿子的摸得一清二楚。


  我悄悄贴上了妈妈的后背,头从一侧含住了妈妈的耳垂,边舔弄边含混不清的说到:「妈妈,我赢了。」与此同时,已经撤出一定距离的肉棒再一次发起了冲锋。这次我稍微调整了方向,没有朝着阴唇的正中央,而是找準刚才阴核的方向狠狠的顶了上去。


  「啊~别顶……那里……」 妈妈娇喘着发出制止的命令,却为时已晚。阴核上重重的撞击感,转化成神经电流信号,直抵阴道深处,引发了淫液的决堤。妈妈终于无需再辛苦忍耐,大脑一片空白,紧紧併拢的一双丝袜美腿无助分开来,大量的热烫淫液浇透了丝袜,滴落到厨房的地面。


  感受到肉棒上的压迫感的消失,我调整好肉棒的角度,对準了仅隔着一层裤袜的阴唇。深吸了一口气,硕大的龟头顶着裤袜直接挤进了那湿滑的紧窄花径。


  我跟妈妈终于乱伦性交了!


  我大喜过望,却不料妈妈高潮余韵下仍在不住收缩的肉壁紧紧的裹住丝袜肉棒,四面八方的挤压叠加上丝袜的美妙触感,令我终于也到达了快感的顶峰,已来不及进行任何抽插,我环保住妈妈的上身,一边双手狠狠掐住胸前一对嫩乳作为发力点,一边将龟头用力挤开正收缩的紧窄肉穴,将积攒了半个月的乱伦毒汁尽可能播撒到禁忌花园的深处。妈妈则在这滚烫的精液射击下,持续的进行着高潮,一双丝袜美腿不住的颤抖着,如果不是我抱住她上身,恐怕已经瘫倒在地了。


  在十余下的射精后,我感觉终于将龟头内的子弹清空。但令我惊讶的是,肉棒竟没有丝毫软化的迹象。也许是初次与妈妈乱伦性交的刺激太强了,也许是第一次射精前并没有充分品尝妈妈的甜美花茎,总之肉体的本能令我开始第二轮与妈妈的乱伦性交。


  被我环抱的妈妈逐渐从高潮中回过神,惊讶于这完全无缝衔接的性交,感受着下体内饱满温热的感觉,突然间意识到,由于射精后肉棒完全没有离开过阴道,大量的精液无法流出,仍充满着自己的阴道乃至子宫。


  「求求你,阿胜,先放开妈妈……妈妈……要……要吃药……」妈妈无助的哀求着我问。


  「妈妈你生病了吗,吃什幺药啊」我心智肚明,故意挑逗着妈妈。


  「不行啊……先别……放开我……」妈妈挣扎的更激烈了。


  「你不说吃什幺药,我就不放」我紧紧的控制住妈妈,让她无法挣脱。


  「吃……吃避孕药……」妈妈羞耻的对着自己的儿子说出药名。


  「吃避孕药,为什幺呀,妈妈你要怀孕了吗」我继续装糊涂。


  「是……不吃药……会怀孕的……你快……放开……」妈妈哀求着。


  「为什幺会怀孕呢?」我仍然不依不挠,打破沙锅问到底。


  「……啊……因为……精……精液……还在里面啊」妈妈明白了我的意图,不说出这样羞耻的话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原来是这样啊……」我答覆着,但手上没有丝毫鬆开的意思。


  「阿胜……这样你满意了吧……快放开我……」妈妈以为我得到了满意的答覆,再次哀求道。


  「怀孕有什幺不好吗。我早就算好了日子,今天妈妈应该是危险日。为了今天我忍了好久。」我撕掉了掩饰,把我的想法合盘托出,冲击着妈妈的心理防线,同时肉棒也狠狠的冲击着妈妈的蜜穴。


  「怎幺会……阿胜……你在说什幺……我们是母子……」听到这样一番话,妈妈几乎崩溃,绝望的哭了出来。


  「王飞能做的事,我为什幺不能。从今以后妈妈只属于我一人。」我贴上了妈妈的耳边,温柔的说道「家里的避孕药我都扔了,今天每一次我都会射进妈妈的子宫,妈妈你就乖乖的怀上我的孩子……」眼前光滑的橱柜上映出一张充满淫欲的陌生面容,无法接受那连亲生母亲都不放过的禽兽竟然就是自己的儿子,妈妈心如死灰地闭上双眼,任由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而又被我贪婪的舔舐……


【完】